尚书禹贡中的动植物药

2019年07月17日 • 中药常识 • 阅读 0

《尚书·禹贡》中的动植物药《尚书》是我国最早的历史文献之一,是公认的先秦古文,记载了虞、夏、商、周的重要历史,如尧舜的禅让、夏禹治水和统

《尚书·禹贡》中的动植物药

《尚书》是我国最早的历史文献之一,是公认的先秦古文,记载了虞、夏、商、周的重要历史,如尧舜的禅让、夏禹治水和统一中国、商汤伐桀、盘庚迁殷、武王伐纣、周公东征和统治东方各囯等。同时也反映了这一历史时期的天文、地理、哲学思想、治国方略、教育、卫生、刑法、典章制度等,对我国的历史文化产生很大的影响。

禹是舜的大臣,夏朝的开国君主。《史记·五帝本纪》谓:“唯禹之功为大,披九山,通九泽,决九河,定九州。各以其职来贡,不失其宜。” 洪水平定以后,万民安居乐业,深深怀念尧舜的德泽和大禹所作出的贡献,史官写了《禹贡》,表扬大禹的丰功伟绩。兹就《禹贡》中部分与后世中药名物相同的动植物,从考古学角度去其重复,稍作梳理,附以类药,以冀在中国历史文化中探求本草学的远古信息。

“济、河惟兖州,九河既道,雷夏既泽。桑土既蚕,厥贡漆丝。”

释义:济水和黄河之间是兖州,黄河下游的九条支流疏通了,雷夏已成湖泽,有桑树的地方都已经养蚕

。这里的贡物是漆和丝。

贡物的药用:

桑,《神农本草经》:“治伤中,五劳六极,羸痩,除寒热,出汗,补虚益气。”

漆,《神农本草经》:“补中,续筋骨,填脑髄,安五脏,轻身耐老。”

蚕,《神农本草经》:“殭蚕,治小儿惊痫,夜啼,去三虫,灭黑瘢,令人好颜色,男子阴痿。”

“海岱唯青州,嵎夷既略,潍、淄其道。厥贡盐、枲(大麻)、松、厥篚柞丝。”

释义:渤海和泰山之间是青州,嵎夷治理好后,潍水和淄水也疏通了。这里的贡品是盐、大麻、松、柞蚕丝。

贡物的药用:

盐,《神农本草经》:“胃肠结热喘逆,胸中病,令人吐。”

大麻,《神农本草经》:“花,治五劳七伤,通神明。仁,补中益气。久服,肥健不老。”

松,《名医别录》:“松节,治百节久风,风虚脚痺疼痛;花粉,润心肺,益气,除风,止血。”

柞树,《嘉祐本草》:“主治黄疸病。妇人难产。”

“海、岱及淮惟徐州:淮、沂其乂蒙、羽其艺。厥贡羽畎夏翟(山雉),绎阳孤桐,淮夷蠙(蚌)珠暨鱼。”

释义:黄海、泰山及淮河之间是徐州:淮河、沂水治理好以后,蒙山、羽山一带可以种植了。这里贡物是羽山的山鸡,峄山南的桐木,淮夷之地的蚌珠和鱼。

贡物的药用:

山鸡,《名医别录》:“治痢,瘘。”

桐木,《神农本草经》:“恶蚀疮着阴,治五痔,杀三虫。”

蚌珠,《开宝本草》:“镇心,主聋。点目,去肤翳障膜。涂面,润泽,好颜色。”

鱼,《名医别录》:“治咳逆上气,黄疸,止渴。”

“淮、海惟扬州:彭蠡既猪,阳鸟攸居,三江既入,震泽厎定,筿簜(大、小竹)既敷。厥贡筿、簜、齿(象牙)、革(犀牛皮)、毛(旄牛尾)惟木。厥篚织贝,厥包桔、柚。”

释义:淮河与黄海之间是扬州,彭蠡泽已汇集了深水,南方各岛可以安居。这里贡物是竹、象牙、犀牛皮、牦牛尾、桔、柚。

贡品的药用:

竹,《神农本草经》:“咳逆上气,溢筋,恶疡,杀三虫。”

象牙,《开宝本草》:“主风痫惊悸,热极骨蒸及诸疮。”

犀角,《神农本草经》:“治百毒蛊疰,瘴气,除邪,蛇毒。久服轻身。

桔,《神农本草经》:“胸中瘕热逆气,利水谷,久服去臭,下气通神。”

柚,《大明本草》:“消食,解酒毒,去胃肠恶气。”

“荆及衡阳惟荆州:江、汉朝宗于海,九江孔殷

尚书禹贡中的动植物药

,沱、潜既道,云土、梦作乂。厥贡毛、齿、杶(椿树)、榦(柘树)、栝(桧树)、柏、楛(黄荆)。三邦厎贡厥名,包匦(杨梅)菁茅(香茅)厥篚玄纁玑组,九江纳锡大龟。”

释义:荆山与衡山的南面是荆州,长江、汉水像诸侯朝见天子一样奔向海洋,云梦泽一带可以耕作了。这里的贡物是旄牛尾、象牙、犀牛皮、椿树、柘树、桧树、丹砂、楛木。三个诸侯国进贡的是包裹好的杨梅、菁茅和珍珠、大龟等。

贡物的药用:

椿树,《唐本草》:“椿白及根皮,杀虫及蛊毒。下血赤白痢。”

柘树,《嘉祐本草》:“治妇人崩中,血结,疟疾。”

桧树,《本草纲目》:“《史记》言松柏为百木之长。柏叶松身者,桧也。其叶坚硬,亦谓之栝。今人名园柏,以别侧柏;松叶柏身者,枞也;松桧相半者,桧柏也。”《名医别录》:“扁柏叶,治吐血衄血,痢血崩中赤白。轻身益气。去湿气,止饥。”

柏树,《神农本草经》:“实,除风湿,安五脏,久服,令人润泽美色,耳目聪明,不饥不老,轻身延年。叶,治吐血衄血,血痢,轻身益气,令人耐寒暑。”

丹砂,《神农本草经》:“养精神,安魂魄,益气,眀目。”

楛木,《图经本草》曰“黄荆”。苏颂曰:“牡荆俗名黄荆,有青、赤二种。青者为荆,赤者为楛。”《名医别录》谓:“荆实,除骨间热,通利胃气,止咳逆,下气;叶,治久痢,霍乱转筋,血淋,脚气肿满。”

杨梅,《开宝本草》:“去痰,止呕哕,消食,和五脏。”

菁茅,李时珍曰:“茅有多种。香茅一名菁茅。《禹贡》所谓荊州包匦是也。”《神农本草经》:治“劳伤虚羸,补中益气。除瘀血。血闭寒热,利小便。”

龟,《神农本草经》:“漏下赤白,破癥瘕,痎疟,湿痺四肢重弱。久服轻身,不饥。”

“荆、河惟豫州:伊、洛、瀍、涧既入于河,荥波既猪。导菏泽,被孟猪。厥贡纻。”

释义:荆山、黄河之间是豫州:伊水、瀍水和涧水都已流入洛水,又流入黄河。这里的贡物是纻麻等。

贡物的药用:

纻麻,《名医别录》:“治心膈热,安胎,贴丹毒,止消渴。”

“华阳、黑水惟梁州岷、嶓既艺,沱、潜既道。厥贡璆、熊、狐、狸。”

释义:华山南部到怒江之间是梁州:岷山、嶓冢山治理以后,沱水、潜水也已经疏通了。这里的贡物是熊、狐、狸等。

贡物的药用:

熊,《名医别录》:“治风痺,筋骨不仁,补虚羸。”

狐,《名医别录》:“肉煮食,补虚损,五脏邪气,蛊毒,寒热者,宜多服之。”

狸,《名医别录》:“治诸疰,风湿,肠风,痔漏。”

“九州攸同:四隩既宅,九山刊旅,九川涤源,九泽既陂,四海会同。五百里甸服。百里赋纳总,二百里纳銍,三百里纳秸服,四百里粟,五百里米。”

释义:九州由此统一了,四方的土地都已经可以居住了,九条山脉都伐木修路可以通行了,九条河流都疏通了水源,九个湖泽都修筑了堤防,四海之内进贡的道路都畅通无阻了。国都以外五百里叫甸服。离国都最近的一百里缴纳连秆的禾;二百里的缴纳禾穗;三百里的,缴纳带稃的谷;四百里的缴纳粗米,五百里的缴纳精米。

贡物的药用:

谷,五谷粮食的总称。《名医别录》谓:“米作饭温中,令人多热,大便坚。”

《尚书·禹贡》的文献探索,使我们进一步认识到人类在生产、生活和疾病作斗争的过程中,已经经历了多次偶然发现及成功、失败,并通过口耳相传,结绳记事,刻画符号,用象形、会意等图文形式及多种载体,将这些成功与失败的防病治病知识,一代一代地传承。同时,我们也联想到,要保留和传承几千年积累的图记事,是极其困难的。不知要经历多少次洪水、猛兽、战争、疫病、地震、火山喷发、恶劣气候等灾害,即使有简单的图文和不易保存的记事载体,也无法得以全部保留。直到火的应用,冶炼术的发明,才将那些残存的、零碎的图文记事契刻在龟甲、兽骨上,浇铸在铁、青铜器上,镌刻在崖壁、玉石上保存下来。秦汉以来,造纸术、印刷术的发明,才使我们得以见到祖先给我们留下的宝贵文化遗产。

根据出土文物和历史学家“二重证据法”的考证,《尚书》虽是后世重编,但“九州”内容之古老、真实,绝不是后人单凭想象所能杜撰出来的。故《尚书》的几十篇夏商文史资料,绝大部分应是可信的。就《禹贡》中可作为药用的动植物来说,不少动、植物名如狐、犀(兕)、象、熊、鸡、雉、鱼、龟、桑、桐、柏、竹等字,均能在甲骨文中找到。这充分说明,我国在夏商时代,不少动植物已被人们驯养、栽植作为食药两用物品,并广泛用于建筑、军械、生产工具、王室林园建设等。相信对名物相同古代动植物的考古发掘、文献研究,必将对本草学的源流提供新内容。

合作伙伴

友情链接